联系我们

  • 邮箱:83897860@qq.com
  • 地址:济源克井镇石河村石河服务公司后院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固废试点“扩容”再生资源或将纳入其中

发布:tvanuggs 浏览:1477次

  为深入推进资源综合利用相关工作,积极配合开展“十三五”规划纲要确定的循环发展引领计划的研究和编制,前不久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组织有关专家赴四川德阳、攀枝花和西昌开展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专题调研。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综合利用处处长杨尚宝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四川只是调研活动的一部分,此次系列调研活动还包括云南、辽宁、山东等地。”
  记者了解到,四川钒钛资源优势明显,“十二五”时期,攀枝花钒钛磁铁矿尾矿综合利用被纳入全国12个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建设试点。“‘十二五’期间,12个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建设试点效果良好。”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工业固废专委会副秘书长魏浩杰透露,“十三五”时期,我国将开展第二批工业资源综合利用基地试点建设,除大宗工业固体废物外,再生资源也将被纳入其中。据悉,相关部门对于基地的调研,是为了摸清状况,为下一步政策出台、规划产业布局或者申报项目做好铺垫。
  粉煤灰、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率较高
  “大宗固体废弃物”是指对环境和安全影响较大、年产量高达1000万吨以上的固体废弃物,可以分为工业废弃物、农林废弃物以及建筑废弃物三类。其中,工业大宗固体废弃物涉及矿产、煤炭、电力等多个行业,废弃物包括钢渣、有色金属渣、煤渣、赤泥、高炉渣、硫酸渣、废石膏、盐泥等。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是节能环保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解决大宗工业固体废物不当处置与堆存所带来的环境污染和安全隐患的治本之策。
  “十二五”初期,我国大宗工业固废的年综合利用量约13亿吨,综合利用率达43%,工业固废综合利用产值达到6000亿元。2015年1月~9月底,我国大宗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量已达12亿吨,其中尾矿利用产生量约11亿吨,利用量约2.2亿吨;钢铁渣产生量约3亿吨,利用量近2亿吨;煤矸石产生量约5亿吨,利用量约3亿吨;粉煤灰产生量约5亿吨,利用量近4亿吨;工业副产石膏产生约1.5亿吨,利用量近1亿吨。其中,水泥、混凝土行业利用废渣量超过9亿吨,同比增加 10%以上,工业固废资源综合利用产值已达到“十二五”初期的年总产值水平。
  “‘十二五’期间,我国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水平有了明显提高。”不过,魏浩杰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二五”末期我国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要达到50%的目标并没有完成。“因为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大多用在建材方面,受‘十二五’后期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影响,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大宗固体废弃物集中在尾矿、粉煤灰、煤矸石、脱硫石膏、钢铁冶炼渣、有色金属渣等。综合利用比较好的是粉煤灰和脱硫石膏,综合利用率比较高,技术也比较成熟,利用率可达 80%~90%。”魏浩杰解释说,“尾矿的综合利用率只有20%左右,由于尾矿堆积量比较大,综合利用难度也较高。”
  12个试点基地试点效果良好
  据工信部统计,京津冀地区每年建筑用石灰岩质砂石料总消耗约6亿吨,基本通过开山炸石取得,据估算炸药爆炸排放大气的氮氧化物等污染物大约相当于746万辆小汽车的年排污量,超过北京市全部机动车的排放量。也就是说,如果将工业固废有效回收利用,不仅会开拓千亿元的环保市场,雾霾或许也不会频亮“红灯”。
  通过京津冀地区的这个小例子可以看出,工业固废处理是否得当直接影响我们的生态安全。对此,魏浩杰认为,“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推动。”
  魏浩杰介绍说,“十二五”时期,工信部在全国开展了12个大宗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建设试点,这些基地按照区域内工业固体废物量种类较集中的特点进行选取,例如河北承德地区是尾矿,山西朔州地区是粉煤灰,广西河池地区是有色金属尾矿,山东招远地区黄金尾矿,四川攀枝花是钒钛磁铁矿尾矿综合利用。
  “就这12家基地试点建设看,试点调动了当地政府的积极性。这其中,国家发展改革委开展了一系列的后期资金的支持工作,例如循环利用收尾工程、循环经济示范城市、园区示范化改造等。”魏浩杰表示,“由于目前大部分企业的利润都不高,国家如果有引导资金的支持可以提高企业的积极性。”
  对于未来国家是否会对工业固体废弃物进行专项资金扶持,魏浩杰预计,“国家层面不会出台相关的专项资金政策,因为单单针对工业固废综合利用扶持面比较窄。”他建议可在循环经济示范城市、园区循环化改造等相关扶持政策中将工业固废纳入其中。